2605.第2605章 到了

    一把仙剑,萦绕着不朽之力。

    袁烽眼中有腾腾煞气,便要动手。

    秦轩静静的望着袁烽,“不朽帝岳上不可私斗,这是规矩!”

    “你说什么?”那几名不朽一脉的仙尊闻言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到底是圣地内的土包子,对于你们而言,不朽帝岳乃是五大帝岳,高高在上,但在我等眼中,不朽帝岳便是我等故土。”袁烽更是肆意大笑道:“我在自己家院落中动手教训一下外人,你该不会真以为我等能如何吧?”

    “自己家中!”秦轩那一双黑瞳内,隐隐有淡淡的凉意,“便是徐天皇也不敢说,这不朽帝岳是他的家吧?”

    音落,四周猛然一寂。

    那不朽一脉的仙尊更是每一人都面色阴沉至极,“你敢直呼圣尊之名!?”

    “放肆!”

    “袁烽,还不动手!?”

    刹那间,剑便已出,直接斩向秦轩。

    “区区龙云圣地之人,也敢在我等面前口出狂言!”袁烽怒喝一声,“找死!”

    在那一把仙剑刚出,骤然间,自天穹之上,有一尊魁梧身影坠落。

    此身影,便是一块巨石,更仿佛一座山岳般。

    轰!

    大地都在隐隐震颤着,那不朽一脉的仙尊在这一刻,更是慕然色变。

    袁烽之剑,斩落在这身影之上,但其混元仙兵在这身影上却只留下一道白痕与火光。

    赵云裳这才看清,那一尊魁梧身影为何物。

    一股浓郁的死气向四面铺展开来,嗅入口鼻中,是那种类似于灰尘的枯败味道,虽然死气浓郁,却不曾有腐臭。

    “这是……尸傀!”

    赵云裳骇然失声,在这不朽帝岳上,众圣所在之地,竟有一尊尸傀!?

    三丈怪尸,身披铜甲,身躯臃肿的就像是一堆肉山。

    “这是……”

    不朽一脉的那众多仙尊,在这一刻,猛然间打了个冷颤。

    袁烽更是噔噔噔后退了十数步,他猛然抬头,却望着那尸傀之上,那一尊翘腿的青年。

    “啧啧啧!不朽一脉,好大的威风!”青年脸上满是嘲弄着,望着那袁烽等人。

    袁烽等人,一瞬间脸色便比赵云裳的脸色还要苍白。

    甚至,在他们的脸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种恐惧。

    “无天……无天佛尊!”

    猛然间,这几大仙尊丢弃兵刃,直接跪在地面之上瑟瑟发抖。

    “相隔甚远都听到尔等口中狂言了,不朽帝岳为尔等故土?不过是得了不朽帝岳的传承,在这不朽帝岳擅自扎根的外来者罢了,也敢称此地为家。”

    “说起来,你们倒是与本尊并无什么太大不同!”

    无天微微探首,脸上邪气凛然,“都是外来者罢了,何必以主人自居,更何况,要是自居的话,问一问徐天皇,你不朽一脉敢与我佛庭相比?”

    袁烽等人惶恐到极致,更不敢反驳半分。

    无天却是肆意的在那尸傀之上大笑着,声音充满不屑与讥讽。

    赵云裳此刻才回过神来,她满是震骇,惶恐的望向无天。

    她听说过这位无天佛尊,魔外佛内,其麾下,无天佛土内,更无任何一位佛修,有的,只有那七千尸傀,每一尊尸傀,都可媲美混元仙尊。

    佛庭之下,佛土三千,却唯有此佛土,生人勿进,更遑论慈悲。

    秦轩微微的看了一眼无天,眼中的寒意渐渐的泯去。

    “青帝殿内,自有规则,此人之举,让不朽一脉去处理吧!”秦轩开口,其话语却让在那尸傀上的无天微微一怔。

    旋即,他转头望向负手向前踏步的秦轩,“小子,你在教我?”

    秦轩却不曾言语,径直向前走去。

    无天眉头微微皱起,他望着裳翎之面,眼中有一抹狐疑。

    “奇怪,这家伙……”

    就在这时,无天微微一怔,随后,他轻轻的拍了一下身下的尸傀,“师父传讯于我,小家伙,带这几个去徐天皇那,哼,本尊倒想看看,徐天皇怎么处置!”

    他当即一踏,便如魔龙出渊,向不朽帝岳之上而去。

    ……

    不朽帝岳上,赵云裳脸色苍白。

    “秦轩,你差点惹下大麻烦了!”

    “那可是无天佛尊,唯一未入圣人,却得佛庭一方佛土存在,青帝殿内有传言,若是论实力,无天佛土当排第一!”

    秦轩闻言淡淡一笑,“半圣境界,却盖压一众佛圣。”

    他目光平静,天生魔胎,却可得后天佛心。

    这正是斗战想要看到的,也倒是圆了当初他那一念仁慈。

    秦轩仍旧向前而去,身后的赵云裳却是不想再前行了。

    连无天佛尊都见到了,这等存在,对于她而言都是那种传说中高高在上,难以见一面的存在,如今却出现在她面前,若是再走下去,谁知道会遇到何等恐怖的存在?

    可她却又不知道如何劝阻秦轩,望着秦轩淡然自若的背影,脸上的苦涩越来越浓了。

    余下之路,秦轩与赵云裳也看到了一些存在。

    有一位前古圣人,在这不朽帝岳之上酣睡着,手中提着一个酒葫芦。

    也有一位当世妖圣,身如孔雀,眉眼如虹,正在一处瀑布之巅巍然而立。

    也有一尊妖圣身躯不知尽头,形似龙却无鳞,无角,在这仙林之中蜿蜒。

    每一位,都让赵云裳看的心惊肉跳,像是凡人之身,观望这世间神明。

    直至,秦轩走了许久,一路上,所遇圣都超过三十位,至于余下更多。

    “秦轩,你到底想要去哪里啊?”

    赵云裳脸色苍白,望着秦轩终于忍不住开口。

    “快到了!”

    秦轩目光悠然,大约又走了半个时辰,天上已是那如若如龙如山的巨大枝干,更有那满目星辰。

    在这木下,更有一方湖泊,倒影着那众多长生辰果。

    如这一湖纳漫天星辰,其上,更偶有落叶却数丈之大,如若轻舟,在这湖中泛起涟漪。

    秦轩走到这湖边,负手而立。

    “到了!”

    他望着这云梦天湖,望着其中满目星辰,淡淡一笑。

    此景,他似乎好久不曾见了,上几次在不朽帝岳上,也未曾来。

    眼中,一抹淡淡的缅怀掠过。

    身旁,赵云裳早已经是满目痴迷,望着那一湖星辰,几叶为舟。

    秦轩却是手掌落在赵云裳的肩膀上,旋即,他便提着赵云裳落在这云梦天湖的一片长生叶上。

    他缓缓盘坐,拿出壶盏。

    “此地,比起龙云驻地好一些,大比之前,便在此处吧!”

    秦轩一手拿出书卷,一手煮茶,静静而坐。

    赵云裳望着这天地,望着秦轩,她有些恍然。

    仿佛这才是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