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我以为我们没有我们了

    一转眼,高一的暑假就渐行渐远了,伴随着炙热的八月,高二来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陈老师静悄悄的离开了,竟然没有说再见,这宴席终究是散了,她是主动申请调走的,许多同学们都知道陈老师有一个很相爱的男友,她男友和朱冰冰家是邻居,据冰冰说她男友也是相当的优秀,人也高大帅气,他们是高中同学,两人相约共同努力为了有个美好的未来,男友研究生毕业落实了工作,陈老师就申请调回了城里,他们必定已经开启了幸福的生活了吧!
    一二班就这样散了,甚至没有一张合照。
    夏晚和小米,雅雅,冰冰,王凯分到了一个新的班级,文科二七班,其余熟识的同学要么是理科班,要么是其他文科班,好在他们几个分到了一个班,不至于在班里没有一个熟悉的人,二七班是原先的一七班,除了个别同学去了别的班级,这个班级大部分同学都是原班人马,连班主任都没有换。
    班主任姓崔是个发福的中年妇女,人看起来还算和善,但却格外喜欢挖苦人。
    夏晚对这个新的班级极不喜欢,除了偶尔和小米冰冰雅雅一起说说话就很少和别的人一起交流了,并且她们坐的隔的都极远,高二了大家都不知不觉的紧张起来,都是低头默默学习。她有了新同桌,是个叫匆匆的女孩,这个女孩心性极成熟,处事也极稳重,他们之间并未有过多的交流。
    时间真的能治愈一切,夏晚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学习生活,她的外表看似平静,但她的心里却时时刻刻都惦记着一个人,这个人好像从未来过,却又好像一直都在,她连走在路上都渴望能遇到他,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她晚自习下课后跑去打开水,挤在人群中多么希望那个熟悉的味道能出现在她身边,她渴望着却又总是失望着。
    班级里有几个新的面孔很是出众,女孩十七八岁都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有个叫玉婉的女生格外的显眼,她身材高挑,长相甜美,最近和王凯打的火热,也是在这时夏晚才猛然发现好久没见许可了,跟雅雅打听了下才知道她辍学了,听说去了广州打工,她和王凯应该不再可能了,多可笑当初轰轰烈烈非他不嫁的女孩竟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青春懵懂的情愫真的叫人难以言说。
    他们班里还有一个女孩总是时不时的盯着夏晚看,他们从未说过什么,但她总是看的让人不好意思,那个女孩叫江艺荣。
    身边少了很多熟悉的人,她的心里总是感觉郁闷,小米和冰冰她们都格外的努力,她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她们,很多时候都把心情寄托在日记本里,亦或者画室里,她比以前更寡言了,她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她,她是个活泼开朗爱笑的女孩,不是这个整日沉默不语抑郁的女孩。要是耿旭阳在的话该多好啊!那她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般。
    不知不觉冬天又来了,也经过了几次考试了,她的成绩比之前总体上都有退步,这也加剧了她郁闷的心情,这天天气格外的冷,下午放学天就已经像夜晚一样黑了,她一个人拿着饭盒慢悠悠的走向食堂,忽然感觉脸上凉凉的,抬头一看原来是落雪了,一时间她竟然忘了走路,伸出手去接那片片飘落的白色精灵,去年这时候那最美的回忆忽然就被这落雪勾了起来,好久没有再见他一次了,他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挥也挥不去,昏黄的路灯这时候也亮了,她机械的走向食堂排在了队伍里黯然伤神,这时候耳旁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丫头,你今天怎么和我撞衫了。”
    是他。
    夏晚穿了一件米白色到脚踝的长款羽绒服,今天是她第一次穿。
    她回头看到他熟悉的笑容,她的心忽然就明亮了。
    “难不成是你知道我穿白色才故意穿的。”他又说话了。
    “哪有。”她在心里想我有多久没有见过你了。
    “怎么了在新的班级过的不好吗,这么不开心。”
    “还好。”她想要问他过得好吗,却没有说出口。
    “你看你的脸都拉到地上了。”
    “没有啊!”她故作镇定。
    “吃什么,我给你买。”他说。
    “不用了。”她这才发现已经排到她了,她随便买了点就找位置去了。
    这时她才发现位置上很空了,很多同学都跑去看雪了。
    他径直朝她走了过来坐在了她身边。
    “你就吃这么一点!”
    “我不饿。”
    他把一块炸馒头放进她的碗里。
    “无论怎样要吃饱饭。”
    他的话音刚落餐厅里突然就黑了。
    又停电了。
    “什么鬼,一下雪就停电。”他说。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竟然出奇的高兴。
    这时有些窗口点了蜡烛,烛光很暗,他们俩各自低头吃饭。
    “估计晚自习又不得上了。”他说。
    “可能。”
    “吃完一起去操场转转吧?”他又说。
    夏晚心里猛地一惊,这正是她想要的一句话,她最近过的太压抑了,真的需要他的陪伴。
    “嗯!”
    他们吃完饭各自把餐具放在了宿舍,她飞快的跑到他的宿舍楼下,看到他走了出来。
    他们什么也没说一前一后走向了操场。
    这时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经白白的一层了,操场虽然很黑但都是人,三三两两的或走或跑,或追逐打闹。他们不知何时已经并肩了。
    “路滑,小心点,要不你拉着我的衣服吧。”他伸手弹了弹她头发上的雪。
    这次夏晚的鞋并不滑,可是她却毫不犹豫的抓住了他的衣角。
    “你变了。”他说。
    “哪里有。”
    “好久没见你笑了。”
    夏晚想你都多久没见我了,怎么知道我没有笑。
    “最近我也很烦,学的东西越来越难,上次月考都快退出十名了。”
    “我也是。”
    “不过我们俩这么聪明不会差的。”他像在安慰她又好像在安慰自己。
    “你知道王凯和你们班一个女孩好了么?”
    “不知道。”夏晚说谎了。
    “他就是个花花公子。”夏苏阳笑着说。
    “你难道不是?”
    “我吗?在你心里我也和他一样那!”
    “我不知道。”夏晚听着他的语气突然感觉很搞笑。
    “我最专一了,你以后会知道的。”
    夏晚的脸突然有点烫,她静静的低头笑着,心里许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这一次她又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是不知从何说起。
    “那个,寒假去城里吗?找旭阳一起玩玩啊!”
    “现在还不知道,去了跟你们说。”
    “嗯。”
    很长时间他们就默默的走着什么也不说,夏晚多想就这样跟他走下去,他虽然什么也没说却能带给她安定,她那漂浮许久的心终于慢慢的回落了。
    渐渐操场上的人少了,他们也该回去了,她悄悄的靠近了他想要再闻一闻这熟悉的味道。
    “丫头,我有这么好闻吗?”
    还是被他发现了。
    “呦!看看这是谁?”李诗梦的声音,她赶紧放下了手。
    “你们俩约会啊!”他打趣。
    “你不是刚约过会啊!”夏苏阳打了他一下。
    这么长几个月来也只有李诗梦找过她几次,跟她说了说了几次话,中秋节还给她送了一块月饼。她中秋节那一天都在等他,可惜自始至终没有等到他,她忽然就忘了那天她是怎样的失落了。
    不过这个弟弟对她还真的不错的。
    “那你可得好好对我姐,你敢欺负她我绝对不饶你!”
    “李诗梦!”夏晚冲他叫着追了过去!
    他那句话什意思。她还在想他说李诗梦的那句话:“你不是刚约会过吗?”
    李诗梦跑回了宿舍。他们也在楼下道了别。
    那夜夏晚睡的格外香甜,那一周她的心情都格外的好。
    期间她们全年级同学都去了一次城里参加了会考。颠簸的路让夏晚晕的云里雾里,好在一直有小米陪在身边。他们会考是在二高就是耿旭阳所转的学校,会考也是走个过场,考试结束后夏晚,小米,冰冰,雅雅她们四个一起去找了耿旭阳,看到熟悉的面孔格外的亲切,耿旭阳甚至跟老师请了两节课的假陪几个女孩在操场里聊天,还带她们到校门口的大头贴店里拍了几套大头贴。几个女孩也来到校门口的精品店买了各自心怡的东西,在他们学校,周围除了山就是路,根本就没有这吸引人的精品店,夏晚淘到了一本精美的日记本。回去的时候李诗梦还给她送来了一包橘子,被他们班男生看到还起了哄。那天她远远看到了他上了他们班的大巴,他却没有回头没有看到她。
    时间就这样飞逝着,转眼又到了期末,紧张的考试要来了,他们最后几天都在自习,没有任课老师。这天夏晚偷偷的戴了一对妹妹送的笑脸耳钉来到了教室了,刚进来前面的丹丹就发现了。
    “哎呦,这杨大美女今天这么闪亮。”
    “去你的!”
    “不过你不怕崔老婆子发现啊!”
    “发现咋的了!大不了取下来啊!耳钉这么小她看不到吧!”
    结果就是这么的巧,课间操老崔就走到她身边对她说:“杨夏晚,把耳钉取下来,等高考后再戴吧!”
    她没有回答,课间操结束后就取了下来装进了口袋。这个老崔真的管的太宽了,班级里几个女孩头发很长就天天被约谈,一直到剪掉头发才罢休。
    晚上夏晚来到画室就把耳钉戴上了,艺术生比她打扮夸张的多的是,在这里没有人会说她们什么的。
    画室里生着一个火炉,认真画画的没有几个,大家都围着火炉聊天,有的男生还在火炉上煮了泡面。夏晚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画着一副石膏像,不经意间回头才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是他们班一个叫薛洋洋的男生,他们从未说过话,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
    “你画的真好啊!”
    “没有我也是刚学没多久!”
    她对这个人有些反感,平时在班里就感觉他有点油腻,因为他时常喜欢扯女生头发。
    他不停的找话题,她就应付着回答。
    “我过年就不再回来上课了准备去当兵了。”
    她感觉有点错愕,他们并不熟。
    “哦,那也挺好的!”
    “到时能给你写信吗?”
    夏晚也不好拒绝。
    他甚至搬了凳子坐了下来,一个晚上都在听他东扯西扯。
    “我家离学校不远有空帮我看看爸妈和我妹妹可以吗?”
    天啊,他们真的没有这么熟吧!
    她没有回答!
    “开玩笑的,看把你吓得。”
    “没有。”夏晚声音很小。
    “就是感觉一去就好几年挺不舍得的,还有今天上午就看到你的耳钉很好看,不过下午你怎么没戴了!”
    夏晚感觉他很奇怪,第一次说话就说这么多,好在画室要关门了,她逃也似的跑回了宿舍。
    回去跟小米描述了一下小米还开玩笑说他暗恋她。
    接下来几天晚上他都来她画室,吓得她只得早早的躲回到宿舍,好在假期快到了,也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