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成婚了还算姻缘?

    所以说陆老太太才是真正的老江湖,都用不着听那些丫鬟们说话,便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一下便看破了真相。
    “您怎么知道?”陆盛阳却是不太明白。
    “瞧他们俩那样就不像。”陆老太太放下了筷子,“这男女之间成婚,要是晚上这头回事儿成了,第二天起来绝对不是他俩这样。应该是男的呢,如斗胜的将军,趾高气扬,这女的便成了未开的花朵一般低头含羞不敢示人,当初你和儿媳妇就是如此,你那傲气得恨不得让隔壁都知道了。”
    “嗐,这说着奇儿的事,怎么又扯我身上了。”陆盛阳老脸一红。
    “所以说,哪会像他们俩一般,一看就还是两个未经世事的人,怎会还如平常一样,我看呀,这奇儿腰酸背痛,怕是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估摸着连床都没能睡上去。”
    陆盛阳虽然看不明白这些,但老太太的话,他是相信的,刚起来的兴奋剂立马又歇了,不快地捶捶自己的脑袋,“那这可怎么办?瞧着那混小子,以前往风月坊跑的也不少啊,怎么如今到了正事上这么的不上心,还是说,那丫头不肯?”
    “这两个人互相喜欢,躺在一个床上,发生那种事,那顺其自然的事儿,哪有什么肯不肯的,估摸着是都没开窍。”
    虽然事没成,但陆老太太看上去也没有多少失落,毕竟她也没把希望,抱在这第一回上。
    “反正已经成了婚,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次要是不成,咱们再添把柴不就行了,总归这大胖曾孙子,我是一定要抱到的。”
    “行行行,反正这事儿,我也没啥主意,都是您说了算,我就等着您的好消息。”
    ……
    苏沁觉得她和陆子奇起来都算早的,没想到等他们吃完早饭,丫鬟们说小安已经去玲珑奇坊了。
    这小子真是到哪都改不了起那么早的毛病,也不知道让自己歇上一歇。陆子奇索性今儿个也没其他事,便和她一起到玲珑奇坊去。还别说,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饭一起去工作的感觉,还真挺有一点那么夫妻双双为家忙活的体验感。
    等他们到店里之后,奇坊里已经开始忙碌起来,账房小二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忙活着,也有零星的客人赶着早上来这儿看看。看来前两天的事对玲珑奇坊没有太大的影响,他们顺利解决又有官府的牌匾,再加上她和陆子奇即将完婚的事儿,现在弄得南县上下人尽皆知,相当于也是给玲珑奇坊打了一波好宣传。
    有了陆家这块大招牌在身后给她撑腰,谁也不会觉得玲珑奇坊会干不下去,听小二说昨天办会员卡的人都多上了不少。
    不过除了奇坊下头的生意,没想到她自己也来了一桩。
    才刚到大厅里,小安就走了过来,“姐姐,来了个人要找你算卦,就在楼上等着呢。”
    “算什么?”
    苏沁也不着急,先走到柜台前拿起自己的茶杯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随口问道。
    “算姻缘。”
    “姻缘?”苏沁撇着嘴,“我不是说这类的不算嘛。”
    之前在桥头摆摊的时候就太多这类来算得了,这种就连八字是所谓天生绝命衰星都还是有找到姻缘的几率,说到底不过就是要听一些好听话,来图个心安理得。
    苏沁一向不爱算这些,何况这本就是看生辰八字算命的术师行头,她主要是六爻八卦,起一个卦来给别人说吉祥话的事,自从搬到玲珑间之后,她就不做了。
    只不过,苏安脸色却有些为难,“可是姐姐,这个人有些不好对付。我说不过她,只能让她上去等着你。而且,说是姻缘,但……跟其他那些算姻缘的也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怎么了?”
    “哎呀,总归,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行吧。”苏沁点了点头,小安这家伙一向搞不定女人,也只有她出马了。
    “要我去吗?”陆子奇看着苏安脸色为难,也走了过来。
    “没事儿,我自己去就行,你顾着下面。”
    要真是起卦,人少点自然好,何况要是有什么事,陆子奇就在下面,他也来得及上来。
    这么想着,苏沁也不在耽搁,紧着往楼上走去。
    听苏安的意思,来的是个女人,不是特别好对付。苏沁的第一印象还觉得她应该要么像之前李家村话多事多的姑婆一般尖嘴猴腮,要么就像夏妍一样有着一副尖酸嘴脸。但没想到,她进门看到的,却是一个打扮得体,衣着精致,连脸也是看上去端端正正温温柔柔的女子。
    应该是三十往上的样子,成了婚,头发全盘了起来,用着简单的发簪簪着。发簪是翠玉所致,玉体青翠浑透,看着简单价钱应该不低。包括她衣裳上的那些装饰还有耳环,也是如此。想来,家世背景应该还不错,至少不是普通人家。
    尤其,是她眼底里自然而然下意识流露出来的一丝傲气,更让苏沁觉得,她应该是大户人家精养出来的闺家小姐,只是眼底藏着的些许细纹稍稍暴露了她的年纪。
    苏沁上了前,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这位夫人,我就是这儿的当家,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你就是苏大师?”她抬了眸子,那股子轻傲感更强了。
    “是。”
    “你好,我姓乌,叫我乌夫人就好。”
    “乌夫人客气。”苏沁走到桌子前,给她倒了杯茶水,“听我弟弟说,乌夫人想算姻缘?”
    “是,只要苏大师肯算,多少钱都没关系。不过,可得给我算准了算好了。”
    “钱当然有所谓,但是我这的规矩,不算姻缘,何况、夫人都已经成了婚,还有什么可算的?还是说,替别人算?”
    “我说了,只要肯算,苏大师尽管开价。我算的就是我的姻缘,和我现在丈夫的姻缘。”乌夫人脖子伸了伸,目光里带上了几分警惕。
    有点意思,成婚了算姻缘的还真是头一个,倒还稍稍引起了些苏沁的兴趣。
    “不如,乌夫人,先仔细说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