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我屠你,还是……如屠狗!

    死!

    这道声音冷漠至极,没有任何的感情,就如阎王之音。

    季丰祥听到这声音,浑身寒毛炸起。

    而这时,一个拳头到了。

    这个拳头并大,但是通体金黄,仿佛是黄金浇铸而成的。

    而且还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季丰祥瞳孔一缩,就欲躲开。

    不知为何,此时他有种要死了的感觉。

    然而,这个拳头的速度太快了。

    砰!

    季丰祥的胸膛直接被这个拳头打穿。

    哇!

    季丰祥张嘴吐了一口鲜血,眼睛圆瞪大。

    他抬头看着眼前的青年,脸上带着惊骇之情。

    “你……你……”

    他很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嘴里只是不停的在往外吐血。

    最后,他直接摔倒在地上,嘴巴不停的往外吐血。

    寂静!

    现场一片寂静!

    针落可闻!

    “这……我没看花眼吧?大长老……死了?”

    “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大长老乃是武圣,肉身强悍,怎么可能被人一拳打穿了胸膛呢?”

    “没错!大长老是无敌的存在,不会就这么死了的!”

    黑巫教的所有子弟都一脸的呆滞。

    他们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季丰祥可是他们黑巫教的大长老,两大武圣之一,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

    这实在是让他们无法接受。

    廖家、张家以及魏家等人则是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黑巫教的大长老就这么被秦浩一群打死了?

    秦浩真的如此恐怖吗?

    这怎么可能?

    魏开华则是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随后,他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内心充满了惊恐。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下场——死!

    此时,他都想自己离开这里,离开黑巫山,跑回绥远镇了。

    但是,他又害怕死在路上。

    而且如果秦浩真的灭了黑巫教,他跑了就没事了吗?

    恐怕他会死得更难看。

    而且他们魏家也会更加的凄惨。

    想到这,他有种想哭的感觉。

    魏宝东也是一脸的惊慌,他也想到了他们魏家的下场。

    毕竟……他之前可是没有阻止魏开华告黑状啊。

    另一边。

    季丰礼早已经到了季丰祥的身边,此时,他脸上带着哀伤之情。

    他跟他的弟弟从那个地方出来,在此建立黑巫教,短短几十年而已,黑巫教就成了苗西之地的圣教。

    而他们也踏入了武圣,他们甚至还在计划着把黑巫教的影响力扩大整苗疆之地,甚至幻想着以后一统整个苗疆之地呢。

    没想到……现在竟然死了一个了?

    他深吸一口气,摸了摸季丰祥的眼睛,让他圆瞪的眼睛闭上。

    随后,他喃喃自语道:“放心,丰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说着,他扭头看向秦浩,话语阴森,道:“小子,本来我见你武道天赋可以,而且修行不易,所以想让你加入黑巫教,共图霸业,没想到……你竟然杀了我弟弟!”

    秦浩摇了摇头,淡淡道:“跟你们这样的门派共图霸业?那是对我们秦某人的侮辱。”

    黑巫教在武道界臭名远扬,而且季丰礼也不怀好意,他怎么可能会加入黑巫教?

    “杀!”

    季丰礼怒吼了一声,再次出击,杀向秦浩。

    秦浩杀了他的弟弟,让他内心充满了暴怒。

    所以,他一定要让秦浩血债血偿。

    砰!

    瞬间而已,两人又碰撞在了一起。

    “血魄掌!”

    “鬼幽拳!”

    “……”

    季丰礼接连的施展出了各种武技,全都阴森至极,而且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廖家、张家以及魏家等人全都一脸的惊愕。

    黑巫教的教主竟然懂得这么多武技?

    黑巫教的底蕴深厚啊。

    不愧是苗西之地的圣教。

    丁三爷紧紧的盯着战场。

    秦浩已经打败了季丰祥,如果再把季丰礼给打败了,那么……黑巫教就真的被秦浩踩在了脚下。

    到时候,秦浩就真的成为苗西之地第一人了。

    而秦浩曾经跟他说过,只要他足够忠诚,以后苗西之地就是他说了算。

    这说明秦浩是想培养代理人。

    毕竟秦浩不是苗西之地的人,他不可能一直都呆在这里。

    而他是最有可能成为秦浩的代理人的。

    所以……他当然盼着秦浩嫩打败季丰礼了。

    魏开华则是紧紧的抿着嘴巴,一脸的紧张。

    他觉得他的命运已经跟季丰礼完全绑在一起了。

    季丰礼胜,他就命运将会一片明朗。

    季丰礼败,他的命运将会无法预测。

    另一边。

    秦浩浑身喷涌着淡金色的气劲,正在不停的应对着季丰礼。

    他发现季丰礼似乎也勇猛了许多。

    看来他杀了季丰祥,确实让这个黑巫教的教主很是暴怒。

    砰砰砰!

    两人又是对了几招,发出一道道低沉的声音。

    咻!

    季丰礼身形身形后退,停在了一颗巨树之上。

    秦浩也是几个跳跃,立于一座瞭望塔上。

    季丰礼看向秦浩,一脸的阴沉,道:“小子!你的战力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此时,他内心充满了震惊。

    他刚才可是施展了好几招绝杀之技,没想到竟然都被秦浩化解。

    秦浩双手负于身后,一脸的漠然,淡淡道:“如果你就这点能耐,那么……你只能跟你弟弟团聚了。”

    “你!”

    季丰礼听到秦浩这话,内心一阵暴怒。

    这小子是在瞧不起他吗?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内心的怒火,道:“小子,你真以为你就稳赢了?”

    说完,他从怀中拿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药吞下。

    轰!

    下一刻,他身上一股暗红色的气劲喷涌而出,在他周身席卷起一股血色的风暴。

    这……

    四周的众人全都感到一股压抑,仿佛面对了黄泉地狱一般。

    秦浩也是眼神微眯。

    因为,他发现季丰礼身上的气势竟然强盛了不少。

    恐怕都快要突破到武圣小成之列了。

    季丰礼被暗红色的气劲包裹着,仿佛从地狱而来的恶鬼。

    他一双猩红的眼睛看向秦浩,冷笑道:“秦浩,我就不信了,你还能打败我。”

    秦浩双手负于身后,一脸的漠然,淡淡道:“你以为你嗑药就牛逼了?我屠你,还是……如屠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