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庞少爷,您的礼品呢?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萧立新倒在地上,张着嘴,艰难的呼吸着。

    在他的胸口之上,有着……一个巨大的窟窿。

    “这……秦先生一拳打穿了萧总的胸膛?”

    “萧总不是气境大成的宗师吗?不是有护体罡气吗?”

    “秦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凶残啊!”

    “谁说秦先生受了重伤的?我看比以前还恐怖!”

    众人看向秦浩,全都一脸的惊愕,纷纷议论不已。

    薛世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庞光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就连农成兴也是眼皮一跳,看向秦浩,满脸的惊骇。

    秦浩今天不是受了重伤了吗?

    怎么……现在还这么恐怖?

    难道他的伤势真的好了?

    天玄十八骑等人则是满脸的火热。

    这……就是秦爷!

    “爸!”

    萧子铭来到萧立新面前,把他抱起,脸色苍白,浑身颤动,惊慌无比。

    萧立新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什么都说不出口。

    此时,他内心充满了懊悔。

    自己为什么要来找秦浩麻烦呢?

    自己为什么要听从庞光的指示,要试探秦浩呢?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人生也没有给他再一次选择的机会。

    他挣扎了两下,然后就双腿一瞪,脑袋一歪。

    死了!

    死不瞑目。

    “爸!”

    萧子铭满脸的悲伤,哭泣不已。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吁嘘不已。

    一个气境大成的宗师,就这样没了。

    秦浩双手负于身后,扫视了一番,淡淡道:“还有谁要跟我切磋吗?”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敢说话,甚至大气都不敢喘。

    就连萧子铭的哭泣声都停止了。

    秦浩看向薛世建和司徒老爷子几人,淡淡道:“你们呢?”

    几人闻言,浑身一震。

    “秦先生说笑了,我们只是来看看而已。”

    “没错,我们听说秦先生受伤了,所以想来关心一下秦先生的身体状况而已,并无恶意。”

    “对,秦先生,您可不要误会啊。”

    几人脸色惊慌,急忙解释道。

    无论他们之前有没有那种心思,但是此时都不敢有了。

    “秦先生,我们有事,先回去了。”

    几人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

    笑话。

    连萧立新这个气境大成的宗师都被秦浩一拳打穿了胸膛,他们哪还敢在这呆着?

    “等等!”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几人听到这声音,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一抹惊骇。

    几人艰难的回头,看向秦浩,内心惊恐无比。

    万家、司徒家的人都不敢说话,只是看向薛世建。

    薛世建内心暗骂了一句,不过他一脸的恭敬,问道:“秦先生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秦浩看着薛世建等人,淡淡道:“你们说……因为知道我受伤,所以来看看我?”

    薛世建点了点头,道:“没错。”

    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脸上带着关心之情。

    秦浩嘴角微扬,淡淡道:“但是,貌似你们没带什么礼品之类的啊?”

    “啊?”

    薛世建等人听到秦浩这话,全都脸色一愣,不解的看着秦浩。

    四周的众人也是神情疑惑的看着秦浩。

    秦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呢?

    秦浩看着薛世建几人,脸色一板,道:“怎么?难道你们来看望病人,不应该带点礼品吗?”

    “啊?应该的。”

    “对不起,秦先生,我们来的太匆忙了,忘了带了。”

    “没错,知道秦先生受伤,我们实在是太焦急了,所以立马就赶过来啊。”

    几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不停的道歉。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真是忘了呢。

    曹虎等人看着这几人,脸上带着鄙夷之情。

    玛德。

    你们还能再假点吗?

    薛世建看着秦浩,一脸的恭敬,道:“秦先生,对不起,我们忘了,我们回去之后,一定去给您准备一份最精致的礼品。”

    秦浩摆了摆手,淡淡道:“还准备什么,太麻烦了。”

    薛世建等人闻言,正想说不麻烦。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直接愣住了。

    只见秦浩淡淡一笑,道:“礼品什么的,就不用准备了,每家出个十亿吧。”

    什么?

    薛世建等人瞬间瞪大眼睛,一副惊愕的表情,怔怔的看着秦浩。

    十亿?

    秦先生,您没说错吧?

    秦浩看着几人,一脸的认真,感叹道:“你们也知道,我受了重伤,所以需要好好调养身体,既然你们这么有心,那就每家捐个十亿呗,让我买点补品吃。”

    这……

    薛世建几人看着秦浩,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家十亿?

    他们这里可是好几个家,那岂不是几十亿了?

    秦先生,您要买什么补品啊?

    仙丹吗?

    还是金子做的丹药——金丹?

    四周的众人也是一脸的古怪之情。

    秦先生,您这个勒索理由,有点太假了吧?

    曹虎等人则是嘿嘿直笑不已。

    秦爷果然不是那么好惹的。

    秦浩见到薛世建等人不说话,不由得又是脸色一板,道:“怎么?一点礼品钱都不愿意出?你们还说是来看望我的?我看……你们是另有目的来的吧?”

    薛世建等人听到秦浩的话,浑身一震,内心一阵惊慌。

    “秦先生,您别误会,我们真是来看望您的。”

    “没错,秦先生,我们现在就把钱打到您的账户。”

    “对,秦先生放心,我们绝无恶意。”

    几人急忙连连解释。

    此时,几人内心充满了苦涩。

    特别是万家和司徒家,他们本来就不见了一半的资产。

    没想到……今晚又不见十亿。

    不过,他们知道,这是秦浩对他们的惩罚。

    谁让他们本来就奔着不良目的而来呢?

    四周的众人也是全都憋着笑。

    薛总几人还真是苦逼啊。

    每家十亿啊!

    这还真是全世界最贵的“围观群众费”啊。

    同时,他们看向秦浩,眼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果然不要对秦先生有什么非分之想。

    否则……你就等着悲剧啊。

    薛世建等人问秦浩要了银行卡账号,然后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秦浩就微微点头,笑道:“果然都是老总啊,大晚上的,银行都给你们加班加点的。”

    几人听到秦浩的话,全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随即,他们恭敬跟秦浩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转身离开。

    他们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否则……等下不知道还要交其他色什么费用不。

    四周围观的群众也是纷纷散开。

    特别是之前说了秦浩坏话的人,更是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庞光深深的看了秦浩一眼,然后转身,就欲离去。

    “庞少爷,您的礼品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