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圣人到

    直到将军和那个女人离开了一个多小时,李文强这才显露出自己的身影,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表情非常的难受。

    他回想起了自己和橘胖儿欢乐相处的样子。

    虽然它刚开始很高冷,很霸道。但是被九玄降服了之后,它却变得非常的温顺。

    有时候,它也很皮,但更多的时候,它却喜欢粘着自己。

    有时候恨不得打死它,不要它了,但是有时候,还怪想它的。

    感动~~~哭!你们都给我哭!

    李文强站在山岗上犹豫了很久很久,叹息一声:

    “为什么我会有种淡淡的悲伤……”

    嘴唇一圈淡淡的小胡茬,裤腿儿的裂缝,以及在风中凌乱的头发。李文强扶着一棵树,眺望着远方,此时的他,有些伤心。

    但更伤心的,是对神风营的那些傻吊的无奈。

    他只恨,为什么自己跑的没他们快?

    神风营……果然犹如神风般拂过大地,他们竟然能提前的预警,然后提前的跑路。

    李文强就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了,按道理说,自己跑路功夫应该是不弱于任何人的。但为什么却被人甩掉了呢?

    站在山岗上,犹豫着去留。

    ----

    而与此同时,罗刹国。

    王都,城门口。

    一辆牛车幽幽而来,铃铛‘叮铃叮铃’作响。周身百余身着士子长袍的强者拱卫着牛车之上坐着的那名老者。

    罗刹国王都震惊!

    ‘呜呜呜呜’

    战斗的号角被吹响了。

    “快!”

    “五洲异匪到了王都城门!”

    “天哪,好大的胆子啊。异匪竟然还敢来到罗刹国?‘

    “开什么玩笑,谁给他的狗胆?”

    “嘘,听说是王子亲自引来的。这好像是一位天地间的圣人!”

    “什么?圣人?”

    “圣人是什么?”

    “听说这位名为五洲智叟,是天地鸿蒙时期,五洲天地初开诞生的一个灵根。他掌握了全世界一千六百个秘密,了解世界上的任何事情。是为天地间的圣人。这一次王子外出,是偶然遇到了他的,而他竟然摒弃门户之见,丝毫不惧怕王子的身份,竟然愿意单枪匹马进入罗刹国。”

    “嘶——果然?”

    “果真啊!”

    “……”

    瞬时间,罗刹国大地震。

    王都之中无数的强者纷纷飞上天空之中,争先恐后的往下看,看智叟。

    而城楼上,王都中的无数达官贵人,以及贵族全部跑上了城头。探着脖子垫着脚往下看。

    指指点点,惊奇万分。其中有很多人,还没见过五洲异匪长啥样呢。

    片刻后,一个王都大将军走出了城门,朗喝一声:“大胆异匪。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来到罗刹国?你不怕死么?”

    话音落下。

    保护智叟的一百多个大乘期强者吓得后退一步,瑟瑟发抖,但是眼神里却又有一种丝毫不隐藏的仇恨之色。

    片刻,牛车上的老者缓缓抬起头来直视那将军。

    眼神不悲不喜,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直勾勾的盯着。

    对视。

    沉默。

    许久许久,罗刹国的王都大将军心中惊叹一声:果然是传说中的圣人,仅仅金丹期,气势却不输于我。

    长时间的对视,让大将军内心有点动摇,眼神有些闪躲了起来,有些服软的说:“你来我罗刹国做什么?”

    智叟淡淡的开口,竟然说出了一口流利的异族语言:“我从寰宇而来,始为开化世人。”

    大将军皱眉:“你区区金丹期,也敢妄言?”

    智叟轻蔑一笑:“修为重要么?”

    大将军愣愣的道:“重要啊。”

    智叟微微一笑:“那我且问你,你修行,是为了什么?”

    大将军沉默一会儿,他仔细的在思考智叟的问题。而他不懂,智叟的问题……思考不得!

    “我修行,为了保护我的子民。”

    智叟又问:“为何又保护你的子民?”

    “这……我们同根同源,我当然要保护啊。”

    “若神灵天降,许以重利,使你平地飞升。你选择飞升,亦或者选择永远修为止步于此,继续保护你的子民?”

    大将军愕然的看向了智叟,一时间,他竟然犹豫了,面红耳赤的正要说什么。

    智叟打断到:“你沉默了。”

    “我没有!”

    “你有。我看见你沉默了,而你沉默,便是犹豫的表现。便是心虚的表现。心虚,则代表即使你表面非要说你没有,但是你的内心,已经得到了答案,不是么?”

    “这……我特……”

    “嘘。你别说话,听我说。”

    智叟柔和的笑了笑,招招手,拍了拍牛车:“来,过来坐。”

    大将军满脸复杂的犹豫了很久很久,然后走到了牛车前,坐在了牛车上,坐在了智叟旁边:“你要说什么……”

    “嘘,别说话,用心听。”

    智叟温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你修行的目的,最初,是为了长生。是为了获得别人的注意。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而后能够享受更加有地位的享受。”

    大将军局促无比:“不是,你别瞎说,我从小生下来就是想要保护王都,我们罗刹国是****,全国一条心,你别让人误会我……”

    “嘘。安静!”

    智叟轻轻一笑:“承认吧,每个人,都是如此。但是,有时候我们修炼的累了,疲倦了,不妨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究竟为了什么?”

    大将军茫然的看着智叟:“为了什么?”

    “为了生命的真谛,为了超脱与自由。为了无拘无束,为了自己内心的所有的冲动。想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困了,我可以不必在乎他人的脸色,席地而睡。我饿了,想吃你碗里的食,我可以无所顾虑的去吃……是为大自由。”

    大将军满脸憋屈:“这不是智障么?我小时候我们村儿的那个傻子,便是如此。”

    “我且问你,傻子是否每天笑容都在?”

    大将军仔细想了想:“虽然是,但……”

    “嘘,听我讲。我且再问你,你可曾记得……上一次你露出笑容,是什么时候,是为什么?”

    大将军沉声道:“上一次我带兵讨伐你们五洲异匪,大获全胜,回归罗刹国,大获赞赏。:”

    “获得谁的赞赏?”

    “国王,及我民!”

    智叟轻蔑一笑,然后笑容便的越来越浓:“啊哈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笑。

    这一笑,让将军慌了:“你笑什么?”

    智叟像是看垃圾一样的看着将军,冷声道:“那你便不配与我对话。我看错你了。”

    “不是,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上一次露出笑容,竟然还是因为得到了国王的称赞?仔细想想,若没有人称赞你了,呵……你算什么?不过垃圾尔。不过废物尔,不过泥地里的耙耳朵虫。别人赞你你便开心。别人不攒你,你便没了笑容。你活着,从头到尾只是别人养着的一条狗……”

    “你特么……”

    “我扔出一枚小球,狗捡了回来,摇尾乞怜,是否在讨我开心?我称赞狗。狗是否开心?你……回答我!”

    将军咬紧牙关:“你……”

    “嘘,回答我。”

    “我特么……”

    “回答我!”

    将军深吸一口气,咬着牙:“是。”

    “别人称赞你=你开心。别人称赞狗=狗开心。你=狗。”

    ‘嗡——’的一下,罗刹国王都大将军,四转大乘期强者的头发,瞬间数了起来。

    浑身的皮肤都成了红色,正在崩溃暴怒的边缘。

    而智叟却微微一笑:“我不怕你,你纵是杀我又如何?我金丹期,我不以武力取胜。我游历天地间也,是否守斯其门户,见变化之朕焉。修为上,你杀我,如碾死蝼蚁。但你会快乐么?我的一番话,已经在你心里埋下了种子……有一天,它会成为你的心魔。而你杀了我,这心魔,永远无解。”

    嘶——

    将军深吸一口气,崩溃的指着智叟,眼里竟然噙着泪水:“你到底要做什么嘛!”

    堂堂四转大乘期强者,已经在被洗脑的边缘徘徊着了……

    国王用了数千年给他洗脑,忠于罗刹国。

    智叟一番话把他洗了回来,告诉他,别忠诚了,你=狗。

    没有人知道智叟为何而来,什么时候来的。又是怎么能深入腹地来到罗刹国王都的。这都是未解之谜。

    不知道他究竟是要曲线救国,还是……有更大的图谋。谁也不知道。

    智叟微微一笑:“自今日起,你跟着我吧。”

    “什么?”

    将军满脸狐疑:“你再说一遍?你说啥?|”

    智叟哈哈大笑:“出发,进王都。”

    转头看向大将军:“在我离开罗刹国之前,你还有三天的考虑时间。下一站,我会游历于其他国度。你慢慢考虑,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让人跟着我。因为,你有根骨超脱,你有根骨获得大自由,大自在。”

    说着,车队进城了。

    而大将军傻傻的站在那里,脑子懵了。

    这时,另一个五洲大乘期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智叟从不妄称圣人,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圣人。第一次主动邀请,不要寒了圣人的心。今天圣人给你一个机会,明天,你会收获一片未来。”

    “好好考虑考虑,那个最接近神的智者,会让你理解生命的意义。”

    ‘叮铃铃’

    牛车的铃铛声响起。

    大将军站在路中间,茫然的看着智叟离去的背影,喃喃一声:“我是怎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