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章 强势

    慧心脸色微一僵,蓦地转身,“云锦绣,你什么意思?”

    云锦绣在椅子上坐了,顺便给自己倒了壶茶水,才道:“这天下哪有白用旁人东西的?你用了这么久,我自然是来收点利息的。”

    慧心的脸色一下变了,“云锦绣,你想讹诈我?”

    云锦绣微微嘲笑,“讹诈你?对,我就是在讹诈你。”

    她微挑了下眉,目光看向房间内的摆设,“只可惜,这些东西我一个也瞧不上,你还是将魂元还我吧,免得你说我讹诈你。”

    慧心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她微微咬牙,“这是我的魂元,何时成了你的?”

    连柔冷笑,“慧心,你还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黑的也想说成白的?”

    慧心道:“没错,这魂元原本却是云锦绣的,可展言已然用仙术换了过来,想要拿回魂元,把仙术还回来啊!”

    “你!”连柔圆睁了眼睛,“你还真是够厚颜无耻的啊你!”

    慧心冷笑,“云锦绣,做人可不能这么小气,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去的道理?展言给的可是你的仙术,你全身上下,哪里能跟那仙术相比,你……”

    她话音还未落,下一刻就被云锦绣一把捏住了下巴。

    突然迫近的压力,让慧心瞳孔一缩,体内的力量便爆涌了出来。

    然即便她的力量极为强悍,可还是被云锦绣的气势给死死的压制,没有办法动弹。

    云锦绣抬手,落在她的眉心。

    刺痛自眉心处传来,慧心发出一声惨叫。

    “小贱人,放开我女儿!”

    正在这时,柳凤芝突然冲了出来,只是身形还没靠近云锦绣,就被一股力量瞬间给弹了开。

    一缕魂识被云锦绣生生的抽了出来,慧心发出惨叫之声。

    那刺耳的声音,让刘家众人的神色都变得惨白起来。

    慧心用力的挣扎,然她所有的力量都是源自于云锦绣的魂元,尤其是涅盘重生后的云锦绣的对手?那缕白色的魂元被云锦绣生生的扯断,慧心直接吐出一口黑血来,云锦绣才微一松手,将魂元收入瓶中,冷眼看着倒在地面的慧心,微扯了下嘴角,“以后,每天我都会来

    收些利息,你若聪明,就赶紧的躲起来,否则,我会一点一点的将魂元收回,那过程,很痛苦呢。”

    慧心血红着眸子,阴狠的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却微微俯身,漆黑的眼眸凉凉的盯着她,“你不是说魂元用的挺好么?我收魂元的时候,感觉也挺好。”

    慧心咬牙,“云锦绣,展言若知晓此事,岂会放过你?”

    云锦绣微微冷嘲,“你现在说什么他会相信?”

    慧心目光变了,“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云锦绣冷冷道:“自作孽,不可活!”

    她微动了下眉梢道:“这院子,我很喜欢,你们刘家收拾一下,搬出去吧。”

    “我不同意!”

    从昏迷中醒来的刘元突然醒来,尖声大叫。

    “贱人,你抢了我们的仙帝府,还想抢我们的别院!我跟你拼了!”

    刘元爬起来,就要冲上来。

    云锦绣一抬手,他身形直接被定住,接着被云锦绣直接按在她面前的虚空之上。

    无形的力量捏住了刘元的脖子,他痛苦的直踢腿。

    云锦绣淡声道:“想留下来,就做好去死的觉悟,这别院,我要定了。”

    “元儿!元儿!”柳凤芝一见刘元被困,不由大声哭嚎起来,“慧心!你救救你哥哥啊!他就要被这贱人给杀了啊!”

    慧心的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

    展言消失了,她之前想进玲珑塔,可进玲珑塔的印却将她排斥在外,无法自由通行!

    云锦绣显然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故意来羞辱他们!

    慧心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可没有了展言,他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我是帝夫人,岂能容你如此羞辱!”慧心身子颤抖的低喃。

    云锦绣道:“明天,我来收房,这个人,我就先收了。”

    她扫了一眼刘元,直接拎起他的衣襟,抬步向外行去。

    “元儿!元儿啊!”柳凤芝大哭。

    慧心简直呕出血来!

    连柔神色变了变。

    这云锦绣不动手则已,一动起手来,可真够狠的啊。

    不仅要一丝丝的抽出慧心的魂元,竟然还将他们赶出别院!

    她虽然觉得心里痛快,可想到展言,还是有些担心。

    她看了慧心一眼,冷嘲道:“这一切是你们自作自受,好自为之吧。”

    她丢下这句话,抬步追上云锦绣,两人这才抬步离开了。

    “元儿!”

    柳凤芝凄惨的喊了一声,接着身子一软,直接昏了过去。

    慧心瘫坐在地上。

    眉心的刺痛还没有消失,魂元受损  对她的伤害也是极其巨大的。

    她看着院门已然消失的背影,良久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

    街道之上。

    连柔见云锦绣没什么表情,就好像是刚才的事情压根没有出现过,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云锦绣,你这么下手,便不怕展言报复?”

    云锦绣道:“他若是想报复,来找我便是。”

    连柔道:“展言虽然因受伤成了半帝,但还是不可料了大意。”

    云锦绣道:“怎么,我对慧心稍一动手,你就不忍了?”

    连柔冷嘲:“怎么可能?我做梦都想弄死她!”

    云锦绣道:“这是应该付出的代价。”

    她没有一丝的手软,也更不会心软。

    若非她命大,这世上早就没有她这个人了,慧心当时可有留一丝的生机?

    对待恶人,就要比她还恶,否则最后害的也是自己。

    正在这时,云锦绣突然停下了步子,她回头,向身后看去。

    连柔一顿,也回头看了一眼,方奇怪道:“在看什么?”

    云锦绣看了远处许久方道:“看来,不止我们想让慧心死。”

    连柔道:“那是自然,当初你魂飞魄散,墨儿心如刀绞,为了击败仙帝,还孕育了婴灵,为的便是有一日能取慧心性命。”

    云锦绣收回视线,没有再理会身后如影随形的目光,才道:“婴灵?”

    连柔道:“没错,是姚霏妍生下的。”

    云锦绣目光微微的变了变,“这种邪物,他以为用这个便能击败展言吗?姚霏妍在何处?”

    连柔道:“已经处置了,墨儿对你的心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云锦绣道:“你也觉得这不可能。”

    她看了一眼连柔,“连墨比我想象的还要固执。”

    连柔道:“我能理解墨儿的心情,也能理解你。”

    云锦绣一顿,旋即笑了笑,“曾姑母现在这般通透了,那就代我好好的劝一劝他,做朋友总比做仇人的好。”

    连柔微微的嗯了一声,似怀了些心事,开口道:“我回连家一趟。”

    云锦绣微一颔首,目送她离开,许久,她才微微偏首,看了一眼身后,目光深了许多。

    方才盯着她的目光,不像是寻常的目光,说不出的阴邪。

    只是那目光一闪即逝,再回神便找不到了。

    她并未停留,抬步离开了。

    许久,远处的一处窗户前,一道身影缓缓的出现。

    那身影完全的裹在一块黑布里,透过窗户看着远处。

    一道声音在那身影身后道:“你何必这般心急,若是被云锦绣发现了蛛丝马迹,我们的计划就全完了。”

    黑布里的身影却是未吭声,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云锦绣消失的地方。

    过了许久,一只手落在那身影身上。

    黑布下的身影猛地抖了抖,猛地避开,露出身后的脸来。

    那张脸不是别人,正是姚菲若。她微微一笑,无比轻柔道:“再忍一忍,我们的机会就快要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