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猎奇

    黑白相间的女仆装,白色的女仆头饰端端正正,亚麻色的齐颈短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衣服上的每一丝皱着都烫的平平整整,挺拔的身材,修长的腿,却有着仿佛十三四岁少女才拥有的年轻容颜,必须承认,正从车上下来的女仆是个近乎完美的美女,但也只是近乎而已,一旦她从车上下来,完美就被打破了。

    她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已经被替换成了金属义肢,义肢极富蒸汽世界特有的风格,表面不加以任何掩饰,金属与零件都直观的暴露在外,每一个动作,都能看到齿轮的转动和金属的摩擦。

    如果只是这样,也只是稍有瑕疵而已,说不定对某些爱好不同的人来说,反而更有吸引力,然而当她回过身关闭车门的时候,爱好再怎么特殊的人,也很难再抱有什么幻想了。

    因为她只有半张脸。

    乌鸦不是没有见过半个美女,血巷路口就有一位,和平饭店的老板娘不只是头部,整个半边身子都是金属的,然而那种电子世界风格的义体除了质地之外,至少在外形上和正常躯体没什么区别,而眼前这位女仆不同,她的半边头部就像一个金属骷髅,钢铁牙齿暴露在外,布满线路的眼球突出眼眶,金属骨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右半边脸神情一动,左半边的金属义体就跟着扭曲,让她看上去显得相当惊悚。

    然而,拥有如此猎奇的外表,女仆自己却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即便周围不断有各种意义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脸上,她的情绪依然毫无波动,动作流畅的关闭了车门,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米馨,金属义体和黑色的高跟鞋依次敲打地面,发出一轻一重两种足音。

    能量反映并不明显,似乎只是四级同等,和其他世界普通平民一个能量等级,然而看着慢慢接近的女仆,乌鸦却眯起眼睛,露出招牌式的笑容。

    四级同等,开什么玩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驱动义体,就必须实实在在的输入足够的能量,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不例外。对自身的能量掩饰的再怎么好,向义体输入的能量也是无法隐藏的,只是由于过程太快太隐蔽,绝大多数人发现不了而已。然而乌鸦可不是绝大多数人,他的能量感知敏锐到连花千树那样强大的存在都感到惊讶,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光看她驱动义体时表现出来的能量就足以确定,眼前这个女仆至少有着二级同等的实力。

    呵,笑眯眯的推了推眼镜,乌鸦的手臂稍稍抬起,啪的一声,银色的阳伞张开,玫瑰一手撑着阳伞,一手很自然的搭进乌鸦的臂弯里,从不离身的琴匣诡异的漂浮在她身后,就像下面有什么托举着一样。

    肩挨着肩,两人同时迈步,向前跨出了两米,动作优雅,不温不火,但速度却恰到好处,女仆最后一步落下的同时,两人刚好走到米馨的前方,把米馨和女仆前后隔开。

    “这位女士,下午好。”像个来自四叶星西陆的绅士一样,乌鸦主动脱帽致意,“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乌鸦,象征着慷慨与仁慈的乌鸦。”

    女仆的肉眼越过乌鸦和玫瑰注视在米馨身上,暴露在外的义眼却随着一阵微弱的蜂鸣声而微微偏转,聚焦于乌鸦和玫瑰,但她却没有要说话的意识,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无论是肉身的一半还是金属的一半,脸上的表情都看不出一点波动。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我们源能之都人的风格。”一点都没有尴尬的样子,乌鸦也不等女仆回应,自顾自的说道,“既然收了米老板的好处,就要替她办事,她既然不想开口,那我也就只能勉为其难的代劳了。”

    “你是她的保镖?想询问我的身份和意图?”肌肉牵动下,女仆骷髅般的半张脸下颌一开一合,透出一股诡异和狰狞,声音如同金属摩擦般啥呀,让人听的汗毛直立,“我是……”

    “不不不,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两个问题。”乌鸦微笑着摇头道,“你肯定就是米老板此行交易对象派出的接头人,来这里的任务无非是带米老板去住所或者直接去见交易对象而已,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不值一提,我考虑的是更紧要甚至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嗯?”女仆第一次露出表情,皱了皱半边眉毛,这次连肉眼都注视到乌鸦身上,“很重要?什么事?”

    “噗。”玫瑰明明撑着阳伞目视远方,一副这里的事都与我无关的模样,此时却忍不住一声低笑,侧头瞪了乌鸦一眼。

    “确实很重要。”乌鸦看着女仆身后的蒸汽车,很严肃的说道,“这辆车……有点坐不下吧。”

    “哈?”女仆现在很想敲敲自己的翻译机,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故障导致翻译错误,而那些刚刚押送着货车离开检查站的佣兵们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暗自琢磨这家伙的疯病是不是又犯了。

    “不是吗?这么漂亮的蒸汽车,可惜正常情况下最多坐四个人。”再度展露笑容,乌鸦眯着眼睛轻笑道,“司机,你,米老板,还有和她寸步不离的马老爷子,数量刚刚好,但是……我们呢?”

    “你们……”

    “想好再说,他有兴趣和别人消磨时间,我可没有。”玫瑰冷笑着打断了女仆的话,语带嘲弄的说道,“以米老板的稳重,我们成员方面的变化,包括我们几个的身份和任务在内,应该早就通知你们了,按照常理来说,你们要出面迎接的话,至少应该派出三辆车才对,但是现在我只看到了一辆,另外两辆呢?”

    “另外两辆并不存在,对吧。“和玫瑰相视一笑,乌鸦自然而然的接了下去,“呵呵,行为上的一点点细节往往会暴露很多东西,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根本就没把这笔生意当成一次对等的交易?还是说,你们只是把米老板视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中间人?或者更严重一点,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准备通过这种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把米老板和我们这些保镖隔离开呢?如果真是最后一个原因,那你们的态度……呵呵呵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