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女大学生说:“舒服极了!”

    [第1章  第一章  护士深夜在值班室看成人电影]

    第96节  第96章  女大学生说:“舒服极了!”

    唐斌见她们贼眉贼眼地笑,故意说:“你们想做什么护理?”女生仍只是笑。雷淑芬说:“熊猫,昨晚你还说得气壮山河,说你跟男朋友同居几个月了,那地方要做护理,使它变得象处女一样,现在怎又说不出口了?”女生们又哄笑起来。

    熊猫红着粉嘟嘟的脸,说:“唐哥会搞这个护理不?”唐斌笑吟吟地说:“经常做,而且积累了相当经验。”为了骗取她的信任,唐斌散起了谎。雷淑芬催促道:“开始做吧,熊猫,别扭扭捏捏!”那几个女生也在一旁帮腔,说:“做做做,只要效果好,我们都请唐哥搞护理!”熊猫就象喝醉了酒,红着脸,掩着嘴,笑了笑,躺在床上,褪下裤子,露出白色蕾丝网格内裤,就再也不脱了。

    那几个女生说:“全部脱掉,熊猫!”熊猫双手捂着脸,只是格格地笑。唐斌怕她们玩笑开得过火,熊猫难堪,便说:“只把外面的裤子褪下就行了,里面的脱不脱关系不大。”那几个女生听了,也不再起哄,都抿着嘴笑。唐斌待屋子里安静后,凝神定气,运气于两个手掌心的劳功穴,然后把双手按在熊猫的小腹上,慢慢游走。

    雷淑芬和那几个女生纷纷将目光聚焦在那两个手掌上,小小的出租屋里,静得可以听见呼吸声。当手掌在小腹上按摩完,开始移走到那片神秘地方时,唐斌停止动作。雷淑芬小声说:“怎不动了?”唐斌没说话,只看着熊猫,熊猫轻闭双眼,一脸享受地说:“好舒服!”那几个女生说:“舒服就往下按摩啊!”

    唐斌问熊猫:“往下按不?”熊猫轻启朱唇:“往下按。”唐斌便将右手手掌按在那地方上,运气发功,大约过了一分钟,停下来,说:“如果没有小内裤阻挡,效果更好些。”说罢,不等熊猫说话,将手伸进小内裤里面,朝那里发放真气。几个女生看了,轻轻发出“啊”的惊叹声。过了大约十分钟,唐斌才缩回手,气沉丹田,睁开双眼,说:“好了,护理做完了,可以坐起来了。”

    熊猫幽幽睁开眼,脱口赞道:“好舒服啊!”坐起来,穿好裤子。雷淑芬和那几个女生争先恐后地问:“效果好不?”熊猫坐在床沿上,满面红光,说:“舒服!真舒服!”一个女生说:“熊猫,今晚跟你男朋友睡,看那里有变化不?如果效果好,明天我们都请唐哥做护理!”另几个女生跟着起哄。雷淑芬说:“熊猫,如果你男朋友说效果好,你可要好好感谢唐哥哟!”熊猫说:“请客,那是一定的!”说罢,在女生们的簇拥下,离开出租屋。

    回到大学校园,熊猫直接找男朋友去了,那几个女生回了宿舍。且说李洁自习完后回到宿舍,见那几个女生聚在一块交头接耳议论什么,便问:“你们今晚都没去上自习,去哪潇洒了?”那几个女生一齐答道:“不告诉你!”李洁见她们吊胃口,不再多问,掏出手机打唐斌的电话,却传来“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李洁肚里寻思道:“难道姐夫的手机没电了?”又打给李萍,说:“姐夫今下午坐火车回去了,现到家没?”李萍说:“没到啊?”

    挂了电话,李洁肚里想:“难道姐夫根本没回家,跟雷淑芬鬼混去了?”靠在床头,暗中观察,发现雷淑芬没在宿舍里,打她手机,也是关机。李洁心想:“看来两人果真鬼混去了,不然,怎么都关机,难道有这么巧合?明天且去跟踪她,看到底在哪。”

    第二天清早,李洁刚起床,便见熊猫哼着歌从外面回来,那几个女生马上问:“熊猫,昨晚效果好不?”熊猫一脸的兴奋,答道:“好极了!我男朋友不停地夸赞我!”那几个女生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伸长脖子,问:“怎么夸赞的?”熊猫厥了厥嘴,说:“我男朋友说‘你那里比处女还要紧窄,象只小手握紧我的东西!’”那些女生听了,齐声喊道:“哇塞!今天我们都去做护理!”

    李洁笑道:“熊猫做的是什么护理,能让那里比处女还要紧窄?”熊猫冲她扮了个鬼脸,然后和其她几个女生齐声答道:“不告诉你!”大家正在宿舍里议论,只见雷淑芬从外面进来,容光焕发,李洁问:“昨晚你没回宿舍睡,跑哪去了?”雷淑芬说:“在一个朋友那里玩,晚了,所以没回了。”

    李洁见她说话躲躲闪闪,肚里想:“莫不是跟我姐夫在一块?今天且跟踪你,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吃过早餐,雷淑芬说:“李洁,今上午我不去上课了,你帮我代替行不?”李洁答道:“没关系,有事你只管去。”打过招呼,雷淑芬便提着一个小包,甩了甩长秀发,朝学校门口走去。李洁见她背影渐渐远去,马上打电话吩咐另一个女生代替雷淑芬上课,然后悄悄尾随在后面。

    走过几条街,李洁突然发现雷淑芬不见了,正在那里发愁,脑海里腾地想起:“这里距姐夫前两天租房子不远,如果姐夫真正跟她鬼混,十有八九就是住在原来的出租房里!”打定主意,径直朝出租屋走去。   来到屋外,只见门关着的,李洁稍稍靠上去,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只听得屋里传来阵阵呻吟声,透过门缝朝里看,见雷淑芬正趴在床上,屁股抬得高高的,姐夫唐斌跪在后面,双手抱着雪白的屁股做“老汉推车”式运动,那又长又粗的东西上面全是白浆。李洁火了,使劲敲门,喊道:“姐夫,姐夫!”唐斌听到小姨子在门外喊,吓得呆在那里,那东西也一下子软了。雷淑芬红光满面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嘴里说:“这,这…… /*960*90,创建于2013-9-30*/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