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威胁

    “郭飞,你自求多福吧。更新最快┏m.read8.net┛”

    讥讽的笑容,怜悯的眼神。

    这样的语态落在众人眼中,皆面色各异。

    有人疑惑,有人惊诧。

    有的人饶有兴致的观望。

    还有一部分人脸色阴沉。

    就如张云峰,神色之间难看到了极点。

    这些时日以来,他过的小心翼翼,诚惶诚恐。

    甚至可以用提心吊胆来形容。

    经过姚曦事件,他已经彻底站在了夏天的对立面。

    再加上前几次暗中算计想要除掉夏天,不夸张的说,张云峰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被清算。

    这段时间,之所以一直找借口举办宴会,其实就是在四处拉拢同盟。

    当然,他在也竭尽全力想要和夏天修补关系。

    所以同样邀请了和夏天关系不错的几个人,例如赵秋水,金傲荣……甚至邀请了柳清清。

    他当然认识云伊诺。

    更知道她是夏天妹妹的身份。

    所以才让儿子转学去追求云伊诺。

    同样的,让儿子将同学聚会和这次宴会在一起举办……都是他的主意。

    但他万万没想到,夏天竟然也来了?

    “哼!”

    这时,郭飞忽然一愣冷喝,“张叔,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这个野丫头太不识趣……呃!”

    未说完,忽然止住。

    因为。

    他发现除了赵秋水之外,四周也好几道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而张云峰更是连连朝自己使眼色。

    怎么回事?

    就在他错愕之时,忽地,大厅中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

    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或者是受到了引领一般,所有人都向着大厅门口望去。

    两道身影映入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其中一人大家都认识。

    正是苏杭有着大公子之称的金傲荣。

    至于另外一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认识。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两人的神色语态,及举手投足所表现出来的异样。

    他们看似在一起走,可是眼尖一点的人却发现,金傲荣在行走之间,刻意落后半个身位。

    “夏天哥哥……”

    “夏天哥哥……”

    云伊诺和张凤仙清脆的声音响起,脸上同时绽放欣喜的笑容。

    她们笑了,但有一个人却快要哭了。

    是郭飞。

    他脸上的表情凝固着,像是被石化了一般。

    他没见过夏天,但怎么能没听过夏天的名字。

    孟家的覆灭,第一女富豪季红的灭亡都与此人有关。

    各大家族曾再三赫令,不要招惹此人。

    可是……夏天哥哥?

    这个大学生竟然是他的妹妹?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郭飞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身躯摇摇欲坠,眼中涌动着惶恐,畏惧,不安等情绪。

    哒哒哒。

    诺大的大厅,无比的安静。

    除了张凤仙和云伊诺最初的声音之外,简直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一丝声音。

    在一道道复杂的目光中,夏天与金傲荣来到近前。

    “先生。”

    赵秋水当先开口,神色和语态颇为恭敬。

    她的恭敬,并不是夏天的身份与来历。

    而是对方曾救好了自己的爷爷,以此来表达着尊敬。

    “好久不见啊,老赵。”

    夏天调侃一句,旋即看向云伊诺和张凤仙,又瞟了一眼旁边脸色难看的张云峰。

    旋即,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了?”

    “夏天哥哥……”

    张凤仙嘴巴一瘪,“有人欺负我和伊诺,是他,还有她……”

    她将事情快速讲述一遍,最后红着眼睛,“他最后还逼着伊诺陪酒道歉。”

    夏天静静听着,面无表情。

    待她说完之后,转目看向了额头直冒冷汗的郭飞,“我妹妹没有冤枉你们兄妹吧。”

    “夏,夏先生……”

    郭飞再也不复之前的傲然,紧张而慌乱,脸上挤着难看的笑容,“我,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妹妹……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妹妹一般见识呢。”

    在夏天心中,云伊诺就是他的逆鳞,容不得受半点委屈。

    而后看向郭晶,“你来告诉我,她怎么就是贱人了,怎么就是biǎozi了,说。”

    话落,郭晶像是羊癫疯一样剧烈摇颤起来。

    她自然不认识夏天。

    可是自己大哥的表现,还有四周众人的表情,让她认知到,眼前的男人绝对来头大的吓人。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面对夏天黝黑的眸子,平静的声音,郭晶却仿佛受到了不知名的惊吓,尖锐的叫了起来。

    “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张君,张君让我这么做的,不管我的事……呜呜呜……”

    唰。

    愕然听到这句话之后,本就安静的大厅,更是落针可闻。

    在所有人的认知中,这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之间的小矛盾。

    哪怕夏天凶名赫赫,至多也是语言上教训一番罢了。

    可是没想到,郭晶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张君指使得?

    “郭晶,你胡说……”

    张君眼中闪现慌乱,只是未说完,只见夏天斜者瞟了一眼。

    霎时。

    他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脸色涨红,继而苍白,一股无法承受的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噗通一声,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不止是他,一旁的张云峰更是面色大变,上前一步,“小丫头,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声音被夏天打断了,“现在还轮不到你说话。”

    张云峰脸色一变,“夏少……”

    “张云峰,是我杀的人不够多。”夏天黝黑的眸子凝视对方,“还是你们张家现在就想灭族。”

    威胁。

    明目张胆的威胁。

    “你……”

    张云峰又惊又怒。

    他万万没想到,夏天竟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句话。

    在自己的地盘,自己举办的宴会上,当着几乎是整个苏杭的上流人士,被一个人当面威胁……

    如果说张云峰心绪平静,那可是不可能。

    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与对方翻脸。

    可是对方眼中不加掩饰的杀意,却让他头皮发麻汗毛乍立。

    甚至张云峰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敢多说一句,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这时,夏天继续看向郭晶,“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郭晶脸色苍白,四周一道道目光让她感觉针扎一般刺痛,下意识向着郭飞身后躲去,“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你问我哥,我哥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