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拿下天狼

    张晨不得不承认,这套身法的玄妙“非常不错的身法,可是被你这种滥杀无辜的人得到,真是糟蹋了。若是你的医术拥有灵智,也会为你的作为感到不齿。”

    “天狼本就是嗜血之星,只要给它杀戮,它就永远效忠我这个。”

    说话的时候,他的双眼开始变的血红,身体上的真气更是变得更加精纯,无形的真气竟然慢慢变成青灰色,最后竟然形成一个双头狼的形态,将天狼包裹。

    青灰色还能模仿动物形态的的罡气??

    这比那种直接兽化丧失理智的变身,强了不知多少倍。

    张晨更加想知道,天狼背后人物是谁。

    毕竟这种级别的高手,就算是一流大家族,都不会太多。

    “小心,那人已经掌握了罡气化形,那是可以媲美兽化,却不会让人失去理智,和高级医术完全融合,才能产生的形态。”

    一直没有动静的小医宝,在这个时候忽然出声提醒。

    “我会的。”张晨心中回应,同时在识海中鸿蒙殿搜索小医宝,却还是没发现她的踪迹,只有自己的大气傻了吧唧的在鸿蒙殿一个角落盘膝修炼。

    似乎是感应到张晨的意识,小医宝道“笨蛋,我知道你想我了,不过我现在正在蜕变的关键时期,我整个人将被鸿蒙之气隔绝,没有办法再帮你了,所以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的,千万不要挂了。”

    “……”

    张晨一阵无语,不过也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将自己的罡气也提升到了极限。

    率先对着天狼发动攻击,这次他动用了全力所以速度极快,却没想到,这次的攻击竟然还是没有奏效。

    不要说给天狼造成伤害了,连碰都没有碰到他。

    这让张晨有些隐隐的担忧,若是继续这样,不要说拿下天狼了,自己能否全身而退都两说。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

    张晨直接点了刺激潜力的穴道,他要让自己的身体机能在瞬间提升到最佳状态。

    “哈哈……张晨,没用的,我现在是医术最佳状态,你那种落后的刺激方式,是永远无法和我匹敌的。”

    天狼有点得意的大笑起来,他就是要通过这种嚣张的方式,来击垮张晨的信心,让他情绪出现波动,这样他就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干掉他,逃离这里。

    张晨并没有理会天狼,而是暗中抽取鸿蒙殿中的元气,他要借用元力刺激自己的潜力,让自己的身体产生质的变化。

    “你以为不说话,我就看不出你心中的恐惧吗??”天狼冷冷笑道“现在就给我去死吧!!”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天狼冲向张晨。因为他看到了张晨罡气减弱,知道这是机会。

    包裹他身体的青灰色双头狼,更是在这一瞬间,露出嗜血的獠牙。

    “想让我死,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张晨感受到天狼攻击罡气的变化,先行一步后退,避其锋芒。

    闪过那强大一击之后,张晨开始反击,这一次他没有正面对抗,而是快速移动到了天狼的后面,直接一掌拍向他的后背。

    “砰……”张晨带有罡气的一掌和天狼的护体真气,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本来攻击张晨,还未完全消除的前冲之力,再加上张晨这忽然的一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上。

    天狼整个人直接向前方冲撞了过去。

    “咔嚓、轰。”他的身体直接撞在一颗碗口粗的树上。

    那棵树直接被他拦腰撞断。

    “哈哈……”

    谁知冲地上再次站起的天狼,竟然一点伤都没受,大笑着转过身看着张晨,语气更加得意,“张晨,我承认你有两下子,但是想要杀掉我,就凭现在的你完全不够格,等待你的只有死亡,放弃反抗,我会给你一个全尸。”

    张晨吃惊的看着天狼,怎么也不明白,为何天狼的护体罡气会如此厉害,自己初期不一定全力攻击一点,这家伙竟然毫发无伤。

    “鹿死谁手尤未可知。”震惊归震惊,张晨却并没有放弃希望,再次发动攻击。

    “你这是徒劳的。”

    天狼话语中更加不屑“我的医术是天狼医术,是结合东方古武心法和西方兽变精髓融合而来的,是最为高级的医术之一,你这种低级货色,给我去死。”

    这次天狼没有躲避张晨的攻击,而是直接迎上了张晨带有罡气的一拳。

    只是就在两人拳头快要碰撞的时候。

    张晨的拳头罡气竟然形成了一条金龙。

    直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天狼前面的双头狼咬去。

    而在咬住双头狼的时候,张晨身上并不太显眼的罡气,在这一刻竟然全部变成了金色。

    整个人就好像天神下凡一般。

    “你……怎么会这样。”

    本来大占优势的天狼,忽然发现,自己本来可以发挥百分之百的罡气,在张晨变成金色之后,他竟然施展着有些费力。

    本来可以支撑五分钟的状态,似乎在张晨这种状态的碰撞下,消耗极快,他这个无敌状态,似乎最多能维持三分钟。

    看来只有一击决胜负了,意识到张晨金色罡气的强大,天狼强行将他逼退。

    接着就听到他仰天长嚎。

    之所以说是长嚎,完全是他的声音跟狼嚎没有丝毫的区别。

    若不见人,单单听声音,绝对会被人认为这是狼在出没。

    随着狼嚎之声越来越大,他的人也开始发生变化,他的身体竟然开始出现兽毛,然后身体也开始变化,竟然慢慢的变成了双头狼,最终和他体外罡气形成的双头狼融合。

    张晨直接惊呆了。

    没想到这个天狼座的医术,还有如此野性的变化。真的是古物罡气和兽性的完美结合。

    不过天狼却没给他足够的震惊时间,就已经冲了过来,更是在冲来的同时,直接一爪子抓向张晨的头颅。

    张晨不敢有丝毫大意,在天狼冲来的刹那,直接朝着左边一躲闪,然后挥拳砸向狼头。

    谁知天狼形成的脑袋,只是稍微晃了一下,身体就在空中一个旋转,爪子直接拍向张晨的脑袋。

    “卧槽,能不能别这么夸张。”张晨大惊之下,忍不住骂了一句,身体一个赖驴打滚,算是化解了这次危机。

    起身之后,张晨一看这架势,自己真不是对手,二话不说撒丫子就朝着山林中央的位置冲去。

    他相信,任何变身都不可能会长久状态,只要在对方状态解除前,不要被杀掉,就还是有机会的。

    “嚎……嚎……”看着张晨逃走,已经被兽性控制的天狼,嘶声嚎叫起来,同时四肢并用开始追击张晨。

    彻底化为狼形的天狼,速度比之前更加快,力量更是强大无比。

    张晨本想上树,拖延时间,谁知天狼一爪子就将碗口粗的树给拍断了。

    这可吓了张晨一跳,不敢再在上树了,只能在林间交叉穿行。

    只是这样,天狼的速度优势就显现了出来,尤其是在山林中穿梭,张晨明显处于劣势。

    他知道若是继续这样下去,恐怕没等将天狼变形的时间耗光,自己恐怕就会被天狼此时强大的力量给拍碎了。

    张晨本来不想施展鸿蒙开天功中最强的一招,根据记载那一招的副作用极大,稍有不慎就可能成为废人。

    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成为废人总比成为死人强。

    所以张晨准备放手一搏。

    强行一个急转,跟追来的天狼拉开一段距离之后。

    强行将体内所有能调动的元气全部集中在丹田之中,甚至他还通过意念,识海中的大气化作一股力量,融入丹田。

    随着大气的融入,张晨身上发出强大的气劲,整个人更是变得严肃无比,现在的他就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刀,一把无坚不摧的刀。

    “开天辟地。”随着张晨一声大喝,他的整个人直接冲天而起。随着他的上升他身体的强大劲气,竟然形成了一把刀形。

    那把罡气刀更是随着他的下坠,而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五米左右,直接凌空劈砍在冲来的天狼身上。

    “噗嗤”一声,血水喷溅,天狼的身体,以两个脑袋中间的缝隙为界,直接被劈成了两边。

    随着身体的分开,他的身体慢慢恢复正常,最终变成两半尸体。

    看着已经死亡的天狼,张晨忍不住叹息“这又是何苦,若是说出实情,还有一线活着的……”

    话还未说完,张晨感觉天旋地转,浑身乏力,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就在他昏迷的时候,一个光球从他的身体直接飞出,眨眼之间就失去踪迹。

    张罗正一脸懊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连夜赶来的老龙,生着闷气“老龙,都是你这个老家伙,非得说试试张晨,这下可好,他人事不省,甚至可能成为植物人,非洲那边怎么办??难道真让你们龙家的败家仔去吗??”

    “吉人自有天相,再说了,若是连这种小小的考验都无法过关,你认为他在非洲真的能打出一席之地吗??那可是战场,不是过家家。”

    老龙未说话,老罗率先开口。

    虽然他也认为张晨是最佳人选,可是现在张晨出事,他并不认为事情无可解决,毕竟华夏人才济济,只要认真选拔,他相信还是能找到合适的。

    “可若不是张晨,你觉得张家会全力支持吗??他们若是不全力支持,事情恐怕就会复杂的多。”

    修老说出自己真正的担心。

    正因为张晨背后是张家,他们才最终选定张晨。

    “不好说。”老龙摇头道。

    “我绝对张老头不是那样的人,就算不是张晨,他也不会背后动手脚的。”

    老罗说出不同意见。

    老龙摇头道“不,现在不是张家不插手的事儿,而是需要他们一切帮助,也只有张家在还未的公司有这个能力,所以必须他全力支持,才有胜算。”

    “现在已经这样,就连柳家那丫头都束手无策,谁还有办法??”

    张罗有些无奈“我们还是想想,如何解眼前问题,非洲之事刻不容缓,若是我们还是没有任何行动,将会彻底失去那里的一切,这对我们华夏发展极其不利。”

    “两手准备,边筛选合适的人,边注意张家小子的情况,希望他这次不要让咱们几个老家伙失望。”

    老龙说出自己的建议。

    张罗和老罗想了想,觉得目前这么做确实是最明智的,也就表示赞同。

    一连五天,张晨都在昏迷之中,并且任何仪器都查不出他是异样。

    直到第六天早晨,一个粉雕玉琢自称是张晨女儿的孩子,到来之后,给张晨服了一枚丹药,张晨虽然还没醒过来,身体机能却见好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