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不自量力

    从楼上下来的老道正好看到这一幕,远远的看着两人,眯着眼睛,叹口气道“龙凤相合,不知是福是祸。”

    由于公司有事儿处理,所以吃晚饭老道直接送张晨前往机场。

    在路上老道好几次都欲言又止,张晨真怕他憋坏了,所以到了机场张晨主动开口询问“道长,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我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老道叹息一声“据传,龙凤相合,必出祸乱。”

    “哦。”

    张晨随口应了一声,心中却在纳闷跟自己有啥关系??

    老道似乎看出张晨心中所想,继续道“张老弟,你乃天龙之命,柳小姐则是凤凰之命,你俩……”

    “别说了,我不信这个。”

    张晨刚刚还带着笑容的脸,直接变得冰冷无比“道长,我敬你是朋友,这次就不说啥了,还有这种话,我不希望你再对第二人说,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我答应你。”老道之所以一直没说,就是猜到会这样。

    所以在张晨提出之后,他立马答应。

    当然心中却在想,回去一定要好好询问下师父,若是真会带来灾祸,他宁可做那个恶人。

    过了一个小时,飞机到达河东省城机场。

    李发桂早就在机场外面等他了。

    两人简单寒暄一下,就上了车。

    由于机场都在郊外,行驶到外三环一处烂尾楼附近,张晨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由一愣。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在女子周围还有三个西方面孔的男子。

    张晨看到这一幕,第一反应,就是女子要被人劫色。

    所以他赶紧让李发桂停车。

    车子停下,张晨没有盲目的冲上去,也没用让李发桂跟着,他怕几个男子发现他,铤而走险,伤了女人。

    所以屏住呼吸,慢慢靠近。

    只听那边传来,一个男子用生涩的华夏语道“魅影,你既然拿了我们的钱,就应该去干掉张晨,如今一周都过去了,你还没有任何行动,我们老板很不满意,你现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竟然是来杀我的??

    张晨听到这个,忽然不急着过去了,而是继续偷听。

    这时候传来女子不屑的声音“我魅影做事,从来都不需要有人指手画脚,更不会跟你们这些小喽??淮??忝抢习寮热徊宦?猓?腿盟?鬃岳础!

    “就凭你也配??”男子更加嚣张,说话的同时,竟然直接出手攻击女人。

    女人很显然没有聊到这三人,会如此毫无征兆的出手。

    虽然挡住了三人的攻击,却也吃了点暗亏,失去了先机。

    只能被动防守,却并没有还手之力。

    更为令张晨没有想到的是,其中一个男子,竟然在如此优势下,掏出手枪。

    这让张晨放弃了再观望一下的想法,直接一跃而起,冲向那个准备开枪的男子。

    就在张晨出现的一刹那,开枪男子处于杀手的本能,第一时间调转枪口,同时扣动扳机“给我去死。”

    “不自量力。”张晨在前进的过程中控制身体向右边进行快速便宜,在子弹快要打中他的瞬间躲避过了过去。

    先前的速度却丝毫不减,直接一拳轰向开枪那人拿枪的手腕。

    “撤。”谁知那人根本没有和张晨纠缠的意思,一枪未打中,就快速后退,并招呼同伴离开。

    其中一人在后退的时候,更是不忘提醒女人一句“记住我们之间的协议,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你们……”女人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什么,强行将后面的话咽了进去。

    转头看向自己的侧面,当看到张晨的时候,她略显吃惊的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咳,真巧啊,魅儿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张晨笑着道“对了,姐,刚刚那些是什么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这要不是我,换做其他人,刚刚那一抢早就被他打穿心脏了。”

    “只是一些朋友,因为某些琐事有些分歧。”

    李魅儿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这个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一言不合就置人于死地??也算是朋友??魅儿姐,你这话恐怕言不由衷吧。”

    李魅儿脸色一变“既然你已经知道,为何还要多问??”

    “关心朋友,难道还需要理由??”张晨根本没有提刺杀的事儿,而是以朋友自居。

    飞机上的邂逅,只是她觉得有趣,并没有把张晨当成朋友,甚至她觉得能让张晨多活几天,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谁想这个男人,在知道自己是来杀她的,非但没有任何的质问,竟然还以朋友自居。

    再看张晨的样子,充满了真诚,这让从小都没有朋友的李魅儿竟然些许的感动。

    看着她发愣,张晨笑道“一次碰上是巧合,两次碰上就是缘分了,魅儿姐,我请你吃饭。”

    “谢谢。”李魅儿回过神来,觉得张晨说的有些道理,要不是缘分,自己被三人围攻,怎么会恰巧被他看到,还救了自己。

    或许……

    想到这里,再想到自己组织的处境,她叹息一声“今天心情不好,能陪我喝酒吗??”

    “当然可以。”张晨笑着答应下来。

    进入市区,到达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店门口停下,张晨让李发桂先离开,他则是陪着李魅儿前往酒店就餐。

    进入包间,张晨本以为柳青会要啤酒或者红酒,谁知这女子,竟然直接点了十瓶五粮液。

    搞的服务员都吓了一跳,不由看向张晨“先生,你们两个人,真的要十瓶??”

    “怎么??怕我们付不起钱??”李魅儿直接一把将银行卡掏出,拍在桌子上质问。

    服务生赶紧摆手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喝那么多酒,万一有个好歹……”

    “没事儿,上吧。”张晨对着服务生使了个眼色道。

    服务员一副了然的表情,赶紧退去。

    酒菜上来,李魅儿连杯子都没用,直接对口吹,这让张晨更加猜测,恐怕事情并没有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否则就算是不刺杀自己,也没有必要借酒消愁。

    看李魅儿如此灌酒,张晨忽然有些心痛,好几次想要张口问,却不知道如何问起。

    女人又喝了一瓶,打了个酒嗝,一股酒香从她口中喷出。

    这倒是让张晨又是一愣,按理说人喝了酒都是酒臭,她却是酒香。

    随着酒香出口,张晨忽然发现女人更加的妩媚动人。

    这让张晨看的都有些痴了,女人却拿着酒瓶子,走到张晨身边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坐在他身边“张晨小弟,你既然知道我是杀你的杀手,为何还要如此放松警惕,难道你就不怕我猝然出手??”

    “我相信姐不会这么做的,否则也不会拖到今天。”张晨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声音更是和平常一样,淡淡的道。

    见到张晨这个样子,李魅儿似乎很生气,直接一把掐住张晨的脖子“你们男人都是自以为是,信不信,我现在掐死你??”

    张晨有些郁闷,女人的心思果然最难猜。

    “信,不过这样对解决问题并没有丝毫的益处,不如这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说不定咱俩能想出更加完美的解决之法。”

    “谁也帮不了,除非杀了你。”李魅儿松开掐着张晨脖子的手,有些失落的坐在椅子上。

    又灌了口酒,才继续道“你知道吗??今天你要是不出现,我恐怕就被他们三人联手击杀了,而我们的杀手组织,也会在我死之后,彻底成为他们的附庸。”

    张晨看着李魅儿,知道她开始慢慢的说心里话了,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他们是谁??你的杀手组织又是什么??”

    “一个强大的神秘,却不知什么原因,不能在华夏随意杀人的组织,而你现在是他们的眼中钉,所以想要除掉你,他们就想假他人之手,而我们的杀手组织,恰巧被他们偷袭掌控,所以……”

    “所以派你来杀我了。”

    张晨在李魅儿停顿的时候,接了这个话茬“只是我不清楚,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李魅儿摇摇头“他们并没说,协议中也没有提,只是说杀了你,就放了我们的人。”

    “这可就难办了,不知道对方是和身份,就没办法采取应对之策。”

    张晨陷入了深思,根本没有任何头绪,一个不能再华夏杀人的神秘组织,自己连特么听都没听说过,更为火大的是,他们竟然把自己当成了眼中钉。

    “媚儿姐,你知道他们的势力范围吗??”

    李魅儿先是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这让张晨更加不解“啥意思??”

    “就是我不清楚他们的势力范围,但是我知道,控制我们的这一支,他们主要在非洲活动。甚至好几个国家的,都是被他们暗中颠覆的。”

    这话一出,张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卧槽,内鬼果然年年有,到底是谁呢??”

    毕竟知道他将要前往非洲的事儿,只有有限的几人知道。

    这事儿按理说绝对的安全,现在倒好,国外的势力都知道了,还派了人来暗杀自己。

    “你被人出卖,却连累我们的杀手组织,这事儿你不解决别想跑。”

    李魅儿打着酒嗝直接赖上了张晨。

    看着她如此醉态,知道解释再多也没用,只能应声“行,我肯定帮你解决杀手组织的问题,更会将幕后主使抓到,交给你处理。”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否则我会杀了你的。”

    张晨呵呵一笑“你觉得若是我办不到,还有命等着你来杀吗??恐怕我早就血染非洲了。”

    “说的也是!!”李魅儿说完,将酒瓶送到张晨面前“来,为我们这两个没有退路的人干杯。”

    “干杯。”张晨也拿起一瓶酒,酒瓶捧在一起,女人竟然开始一口闷。

    张晨担心这女人真出事儿,毕竟他已经这样喝了三瓶了“酒这东西,别喝太多,对身体不好,我看咱们还是先吃点饭,然后我给你再这家酒店开个房间,你好好休息一下如何??”

    “你对我难道就没有点其他想法??”

    女子醉眼迷离的看着张晨,用诱惑的声音问。

    这一举动又差点让张晨走神,他使劲摇摇头,恢复清明道“你喝醉了,我看还是送你去休息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女子固执的问。

    张晨有些无语“有想法,但是却不是现在,若是你没喝醉清醒的时候,咱们倒是可以深入的探讨一下,现在就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