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差点被尸蟞给吃了

    张晨无奈,只能躲避,可是常天保还是紧追不舍,在奔跑过程中张晨愈发的觉得不对劲,常天保那可是高手,为何此时追打自己,就像是泼妇一般。

    想到这里,张晨觉得这个应该不算真正的常天保,真气灌注全身,直接一掌打向冲来的常天保。

    可是这一掌却直接穿透了常天保的身体,接着张晨就感觉,一股青气汇聚在自己手上,眼前的一切才恢复正常。

    发现常天保证疑惑的看着自己,他这才明白刚刚是中了幻觉。

    怪不得常天保说拿下面具,不能再看他先祖的眼睛,这家伙果然邪门的很。

    不过张晨想到刚刚自己真气竟然对幻象有克制的作用,这一次将手伸向那尸体的时候,手上灌注了真气。

    一旁的常天保看到这一幕,才松口气,刚刚他看到张晨的样子,就意识到不好,可是因为血脉的关系,他却没有办法冲过去阻止,只能心中祈祷,战胜幻象和心魔。

    现在看张晨清醒,他马上提醒“晨哥,拿下万年玄冰,就用力抛出,千万不要长时间拿着。”

    张晨答应一声,这次他直接将手伸进常天保先祖的嘴里,手刚刚伸进去,一股寒气就朝着他手侵袭而来。

    “怪不得尸体能够不腐,这万年玄冰果然玄妙,寒气竟然能在身体内贯通,又不泄露出体外。”

    张晨将手伸进去之后,却发现万年玄冰并不是想象中在尸体舌下,而是由一条金丝缠绕,直接放在了胃里,这让张晨不得不小心去拽金丝。

    就在他快要将万年寒冰拽出来的时候,在他身后忽然出现一声惨叫。

    张晨下意识的回头一看,直接就傻眼了,因为此时的常天保竟然变得麻木起来,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之前那个变成常天保的家伙,竟然直接骑在了他的脖子之上,用手掐着他的脑袋,整怨毒的盯着张晨。

    “你若是敢拿出万年玄冰,我要了他的命。”

    “我若是不拿出,恐怕你会连我的命一起要。”

    张晨看着那个男子,心中强自镇定“若是我拿出万年玄冰,你的本体也会彻底消散,而你又杀了你的后人,恐怕你常家就彻底绝后了,对我没有任何损失,而你却成为常家罪人中的罪人。”

    “可惜这事儿由不得你。”

    那家伙说完,眼中忽然出现慑人的紫光,原来他刚刚故意说话,就是为了积蓄力量,发出这忽然的一击。

    张晨忽然感觉有些恍惚,赶紧提升真气,很快思维便恢复正常。

    想要赶快将那万年寒冰拿出,可是却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竟然不能动了。

    除了思维清晰,眼睛可以看到之外,进入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气运丹田,开始引导真气朝着全身小周天行进,他要冲破那无形的束缚,重新掌控身体。

    “哈哈哈。”

    看到张晨表情变化,那家伙就知道自己得逞了“小娃娃,你想跟我斗,还差些火候,你这具新的身体我就笑纳了。”

    说话的时候,张晨就看到,趴在常天宝身上的那个躯体中忽然出现一道诡异光芒,直接钻入自己的身体。

    而在那道光钻入他身体的时候,趴在常天保身上的那具尸体,竟然在短短三秒钟之内,就彻底干瘪,变成了枯骨。

    更为让张晨惊讶的是,他的识海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样子竟然和万年玄冰中的那个一样,他看着识海中的自己。

    冷冷的笑道“哈哈,果然是一具好的转生之体,不但开辟出了识海,竟然还筑基成功,练就了元神,比我那些蠢货后人强太多了,有了你这具躯体,我血鬼之法一定可以打成,到时候我就可以真的长生不老,游走阴阳两界的平行空间了。”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放你进来,就是为了将你彻底铲除。”

    就在张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喊都不出生的若轩竟然提着一把剑出现在了识海中。

    看到若轩中年男子明显一愣。

    “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在他的识海之中。”

    “我是超级无敌美少女,人见人爱的超级幻想若轩。”若轩在说话的同事,身体已经挡在识海中张晨的面前,安慰道“主人不要害怕,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只要你我二人联手,就可以将他消灭吸收,你的精神力将会更上一层。”

    “如何做??”

    若轩听到张晨的问话,鼻子差点气歪了“笨蛋主人,这还用我教你吗??控制是海中的你,施展你平生所学,配合我对那个坏人进行攻击,只要砍下他的头颅,我们就赢了。”

    “就凭你们,两个还没长成的元神??”

    中年男子根本不把两人放在眼里,更是在识海中发动攻击。直接冲向识海中张晨。

    随着那人的攻击,外面的张晨感觉头痛欲裂。

    若轩却更加生气“笨蛋主人,快被你害死了,他攻击你不会跑,不会反击吗??这里可是你的识海,你的地盘,你竟然让他反客为主。”

    埋怨之后,若轩提着宝剑,瞬间和中年男子站在了一处。

    张晨本以为在自己识海,若轩可以占尽优势,可是谁知只是交手十余招之后,若轩就已经露出败象。

    “这可不行,若是若轩输了,那我肯定会被那家伙给夺舍,不行,我不能这样做。”

    随着张晨的不甘,他的识海竟然也开始刮起狂风,而他是海中的自己,更是发出不甘的呐喊。

    更为令他惊奇的是,那狂风竟然对若轩没有影响,而是直接攻向那个中年男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里面是空间受我控制??”

    想到这里,张晨暗道“给我打雷劈死那个混蛋中年人。”

    可是他的识海,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若轩听了张晨这个命令,更是差点气得从空间消散,这个笨蛋主人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以为识海是神话小说,还能开天辟地不成。

    刚刚想要提醒,识海不是这么控制的,中年男子的攻击又到了。

    若轩只能全力低档,心中祈祷,这个笨蛋主人聪明一次,真正掌握识海中那有限的空间按法则。

    张晨本以为识海中发生变化,跟自己的意念想法有关,可是刚刚尝试下,想用雷劈死中年人,却根本不起作用。

    他知道肯定是打开方式错误,赶紧换其他方式,用意念和真气结合,来控制识海的波动。

    这一尝试,果然起了作用。

    不但能控制识海中的元神进行攻击,竟然还能控制识海中脚下所踩位置的强度。

    甚至真气还能对战斗的几人进行包裹限制。

    有了这个发现,张晨有些兴奋,开始不断的骚扰配合幻想若轩的攻击,局面竟然出现翻转。

    几十招之后,若轩一剑刺在那中年人的身上,他元神的气息静在瞬间变弱。

    他惊恐怨毒的看着若轩“你手中的竟然是斩魂剑,我千年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没想到却毁在你的手里,就算是我死,也要拉上你们陪葬。”

    随着他最后一句话说完,他的元神竟然强行突破张晨的限制,飞出张晨体外。

    在他飞出的一刹那,张晨也恢复正常。

    那中年的人的元神,直接钻入他本体之中,嘴里更是发出奇怪的音节。

    随着奇怪音节的发出,他的僵硬的身体竟然站了起来。

    “晨哥,有些不对劲。”

    看到老祖的元神从张晨身体飞出,常天保以为张晨成功了,可是看到老祖进入原本的驱壳中,还站了起来。

    张晨也不明白情况,只能快速后退,警惕的看着常天保的老祖。

    随着奇怪音节消失,传来那人阴冷的声音“坏了,我千年计划,我让你们碎尸万段。”

    “那我就先杀了你。”

    常天保担心老祖施展血鬼之法,控制干尸,所以主动出击。

    他老祖发出阴冷的笑声,将胃里的万年玄冰从口中拿出,并且用万年玄冰将自己的左臂划开。

    里面竟然出现一只尸?。

    而且在接触空气之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大复苏,随着他的复苏,常天保老祖的身体则是开始慢慢变得干瘪。

    当他那具身体完全变成了皮包骨,那尸?直接爆裂。

    而在这时,远处传来陈老道焦急的声音“还特么愣着干什么,快跑,那是尸体养的尸?之王,它爆裂之后,这里的尸?将会彻底失去理智,咱们会被撕碎的。”

    “是的,快走。”

    刘教授也在这个时候虚弱的开口。

    可见在他们分别的这段时间,两人也遇到了危险。

    随着两人的提醒,张晨和常天保转身跟在二人后面就跑。

    当跑出这个墓穴,刘教授从随身携带的衣服里,掏出一瓶带有棉花芯的汽油瓶,点着之后朝着墓穴扔去。

    接着整个墓穴就燃起了大火,那些追来的尸?,瞬间扑入火海,发出噼里啪啦的烧碎的声音。

    “老刘,你这老家伙,有这东西刚刚怎么没用,害的老道我差点被尸?给吃了。”

    陈老道有些不爽的道,刚刚他们在对付常天宝老祖的时候,可吃了不小的亏,要是当时刘教授拿出这个来,他可能都不会受伤。

    “当时,那家伙出现的太突然了,我根本没有时间拿这个。”

    刘教授瞪了一眼陈老道,然后对着张晨他们道“这也只能抵挡一时,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将墓道口彻底封死,否则让这些变异的尸?冲出墓道,将会后患无穷。”

    “没错,他们被这里的干尸滋养,早就有了剧毒,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墓穴。”

    陈老道表示同意。

    就在这个说话的空挡,竟然有尸?突破火海,追了过来。

    而且不是一只,是一群,所过之处的几具干尸,瞬间变成了白骨,异常恐怖。

    而且是铺天盖地,那些几乎就没有起太大作用。

    “快走,快走。”

    陈老道回头看了一眼,也吓坏了,赶紧催促张晨他们。

    刘教授在之前受了一些伤,此时竟然落在了最后面,一直尸?趴在他身上。

    他赶紧将其拍死。

    而那尸?散发的血腥味,竟然开始吸引同伴,那些本来越过刘教授的尸?,在这一刻竟然也掉头返回,全部朝着刘教授冲去。

    又有几只尸?趴在了刘教授身上,疼痛之下他发出惨叫。

    几人这才回头发现他落在了后面。

    “我去救他。”

    张晨转身就要去救人,当然这不是张晨逞英雄,而是医者之心,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人在他面前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